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文豹

丁老师让你从此不怕写作文!中华少年母语写作大课堂!

 
 
 

日志

 
 
关于我

作文豹 诞生于中国文房四宝之乡宣城的作文品牌。创始人丁延清。总校编辑出版“作文豹”系列作文教材、《作文豹》杂志。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少先队教育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小学作文教学、培训品牌管理、德鲁克管理学、特劳特和里斯定位理论、世界语、教育培训机构咨询。

网易考拉推荐

夜语  

2007-12-12 21:17:00|  分类: 文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  语

丁延清

 

1

夜是相对的,夜语也是相对的。

2

太阳作为一个符号,她进入了万事万物的灵魂之中,控制着一个又一个观念。当太阳落山以后,太阳依然存在着,正如我们睡着了依然活着一样。夜晚只是一个论点,月亮是法庭上的重要证物。如果你喜欢夜,千万别把月亮弄丢了,否则不堪设想,至少容易迷路,把通向天堂和通向地狱的路弄错了。

3

我更喜欢有太阳的时间,我通常把那段时间叫做白天。但是,白天是孤独的,我经常整个白天都不说一个句子,甚至没有发出一个声音,仿佛我是一个不能发声的家伙,是一个废物,是一个被遗弃的旧音响,是一条健康的鱼。可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喜欢太阳,喜欢太阳一样的东西,爱太阳一样的女人,爱太阳一样的孩子。

4

夜晚是陌生的,因为我很少在夜晚出门。在家里时,我把所有的灯都要打开,妻子有时因为省电的考虑提出意见,我也是不加理会。我要把夜晚当作白天来看,尽管我知道我不能把夜晚当作白天来过。我在夜里常常在床上打滚,绝对不是朱自清的文章中那种“打几个滚”,而是痛苦得几乎要跳楼的那种打滚。这时候需要一种外力来控制,可是太阳没有了,或者说被我们同样深爱着的地球挡住了,好的外力被别人抢去,我们只能等待,等待命运色子的翻滚,就像买了彩票的我等待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些写着深奥的号码的小球的滚动。每当这时候,我就把领导们看作傻×儿,正如他们曾经把我们看作傻×儿。我甚至不太明白我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被病魔深爱着。

5

夜也有短暂的可爱,可是,那是多么的虚无,往往充满各种各样的奇怪的梦。在那些梦里,我梦见过我亲爱的外婆,她微笑着把我送过几座山冈才消失在我的视野里,不见了。我曾经在外婆的枣树下用一根竹竿打半生不熟的枣子,但是外婆很高兴,还用她那双饱经风霜的手帮着我捡枣子。我再也不能见到我的外婆,除了一座长着不整齐的草的坟茔。我再也见不到那些枣树,连树根也没有了。

我也曾经梦到我的父母,他们保持着几十年的生活习惯生活在金宝圩。那个叫金宝圩的地方曾经是东吴的放马滩和粮仓。那里盛产唐音之方言和淳朴的风俗。那里收藏了我的童年,直到十六岁。那里还霸道地没收了我20岁以前最大的理想。我把我的生命盛开在父母身边的一个小学堂里,被太阳驱赶着做一些有意义和没意义的事情,终究是没意义的事情多于有意义的事情。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是在父母能经常看见的场所活了10年,他们认为还不错,对此我没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我还有什么梦,我不是能够经常想起来,在街上人最多的地方,我倒能想出一点点断断续续的东西,但总连接不起来,痛苦地打脑袋也是不行。

6

夜晚和老婆散步,我总把自己想象成太阳,那就不能算是夜晚了。那时侯讲的话因为没有月亮,到了后来我常常记不得,于是挨老婆的批评就是很应当的事。儿子生下来了,会散步了,我不敢再把自己想象成太阳,因为小太阳比老太阳要可爱多了。

我创办过一本杂志也叫做《小太阳》。

7

我很想冤枉夜晚,可是我却经常被夜晚冤枉。电线竿,墙壁,它们和夜晚的关系不错,我就经常往它们的脸上贴点儿什么东西美化一下。这种行贿少了可不行,一次两次也不行,我到底行了多少贿赂,只有受贿者自己清楚。于是夜晚开始对我好了一点,我也不再用香烟烫夜晚的尾巴,夜晚恨不得认我做干儿子是我始料不及的事情。也许这只是我的梦,夜晚可没有这么想来着。

反正我和夜晚的关系有了改善。

8

但是,我在夜里仍然痛苦,夜晚想把我的股骨头换掉,我没有同意,它也没有办法。

9

电风扇和桃子可以让我安逸一会儿。安逸的时候,我就想想女人。现在我总把女人想象得太好,就像以前我没有看到老婆的好一样。月亮开始讥笑,石头开始冷笑,敬亭山不断地用温情的衣襟撩人。我知道写文章会得罪河流、池塘、大海。

10

星星是我最大的安慰。我把自己装扮成萤火虫,其实我很讨厌萤火虫,我只是想把自己弄成星星,弄不成,结果就成了萤火虫了。

11

夜晚有时候读那篇《爱莲说》,结果,我把自己读成了一朵令人喜爱的莲花,开放在很难到达的地方。读了许多遍之后,我以为我会背诵了,一检验才知道,还是不会背。这时候,我原谅了我儿子,他读学前班时,我逼迫他背诵这篇文章,背会之后总是忘记。忘记之后,总还是记得一点点。

12

太阳要是能够摘下来随身带着就好了。

13

夜里李白和歌德经常吵架,我劝不住,就随他们去了。我在磨牙的时候,月亮总不肯出来,因此我至今不知道我磨牙的模样。我想呀想,焦心的样子一定很难看。

夜晚其实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想不通,那就不用再想了。

 作者通讯地址:242000安徽宣城市中山路春归苑3-102#丁延清 收

电话:0563-3036273  13393600885

Email:xzjzuowen@126.com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