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文豹

丁老师让你从此不怕写作文!中华少年母语写作大课堂!

 
 
 

日志

 
 
关于我

作文豹 诞生于中国文房四宝之乡宣城的作文品牌。创始人丁延清。总校编辑出版“作文豹”系列作文教材、《作文豹》杂志。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少先队教育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小学作文教学、培训品牌管理、德鲁克管理学、特劳特和里斯定位理论、世界语、教育培训机构咨询。

网易考拉推荐

梅子涵访谈录(二度访谈)——儿童阅读文化名人系列访谈之一  

2009-10-13 18:14:36|  分类: 作家介绍和文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子涵访谈录(二度访谈)——儿童阅读文化名人系列访谈之一
文/小隐娘
2007年12月01日,星期六

版权声明

蓝袋鼠独家采访,转载请注明作者名称、蓝袋鼠网站链接地址http://www.landaishu.com
平面媒体用稿请与蓝袋鼠网站联系

梅子涵访谈录(二度访谈)——儿童阅读文化名人系列访谈之一

梅子涵访谈录(二度访谈)——儿童阅读文化名人系列访谈之一

 


梅子涵

  一个专门为孩子们写故事的大学教授;一个写出的故事总让人读了笑起来的作家;一个让人听着非入迷的讲故事人;一个很善于培养学生、把学生也培养成作家的博士生导师……在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上班,在儿童文学研究所上课,在家里看书、喝咖啡,在中国的各个地方热情飞扬地讲演,讲童年阅读,讲相信童话,大家都知道了他还是一个演说家,是儿童阅读的“点灯人”。
  代表作有:《女儿的故事》、《李拉尔故事系列》、《戴小桥和他的哥们儿》、《阅读儿童文学》、《相信童话》等。

 

问题1、

  梅老师,现在应该怎样介绍您的身份比较恰当?教授、儿童文学作家、博导、讲故事的人……“儿童阅读推广第一人”,这才是您目前最重要的身份吧?您曾经形象地自称是“儿童阅读的点灯人”,请问,您从高等学府和书斋走出来,身体力行地推动儿童阅读,仅仅是因为对于儿童文学这盏“灯”的热爱吗?还是因为路上有太多需要灯光照亮的行人?

  答:有很多种身份都是属于我的。首先是作家、儿童文学教授,同时我也是把很多好的儿童文学推广给儿童和成年人的推广人,一个点灯的人。这些身份是不可以分开的,正因为我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是一个为儿童写作的人,正因为我是一个阅读过很多的世界儿童文学作品的儿童文学教授,所以我去当这样的阅读点灯人,我才会有更高的位置,更准确一点的目光。如果把我前面那些身份都抛弃掉,我后面的身份就会没有力量。所以不是说目前的哪一个角色重要,所有的角色都是重要的,因为事实上我一直都在写作儿童文学,事实上我每个礼拜都在进行儿童文学的教学和培养,它是不可以分开的。之所以要当“儿童文学点灯人”,因为儿童文学是童年应该阅读的文学,这种文学给童年的阅读,给童年的成长和一个人的一生幸福,所能带来的是别的阅读不可取代的,我看到了这种重要、这种文学的魅力。
    我喜欢这种文学,所以我会去点这样的灯。是的,目前的中国,很了解儿童文学的人非常少。如果说所有的人都了解了,这样的灯他们自己会点,也就不需要我们来点。正是因为了解的人少,很多人是不知道的,所谓点灯就是告诉他。


问题2、

  看到您出任21世纪中国儿童阅读推广论坛秘书长,并起草“南昌宣言”,这是不是意味您已经做好了在儿童阅读推广体系中高屋建瓴的准备?您觉得在整个阅读推广链条中,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理论界,出版界,教育界,创作界?还是新兴的推荐界?

  答:每一环都有自己的事情可以做。每一环都应该有自己的灵感。推荐界是和它们联系的,也是独立的。

问题3、

  作为儿童文学作家,您的《女儿的故事》、《李拉尔故事系列》等作品已经获得广泛的声誉。您觉得作为儿童文学作家和儿童阅读推广人,着眼点有何不同?

  答:作为儿童文学作家,我的作品绝不止上述的几部。我写作着,同时也把我阅读到的一本本好书推荐给孩子们和成年人,这是两件不一样的事。我不会只推荐自己的书。只推荐自己的书是一件很小气的事。

问题4、

  您曾经提出想像力和幽默是儿童文学的一对翅膀。把“幽默”提到了相当高的地位。像刚才提到的《女儿的故事》等作品,也表现了一种很高境界的幽默精神。您觉得“幽默”是一个孩子心理环境的必要的调剂吗?

  答:幽默应该成为普遍人格的一种素质。它不是调剂,而应该是构成和存在。

问题5、

  “阅读经典”这个概念是您提出和大力倡导的,也已被阅读推广界所尊崇和传播。可是很多家长对于“经典”的概念依然不很明晰,您能否为大家谈谈?

  答:我主张不要把“经典”只看成是几本少量的书。可以扩大些。包括公认的优秀。

问题6、

  当“经典”被“通俗读物”淹没,天鹅蛋落在养鸭场里——您曾经说过,天鹅就是我们的经典作品——那么,作为家长,怎么样才能拥有一双发现“天鹅”的慧眼呢?

  答:这不是立刻可以具备的。要慢慢地具备,同时也要依靠权威的推荐。相信推荐,相信权威的推荐系统,这是全世界的做法。

问题7、

  对于“通俗读物”,您的态度怎么样?对于一些完全没有进入真正的儿童文学阅读状态的孩子,您觉得需要通俗读物作为过渡吗?

  答:有很好的通俗读物。好的通俗读物虽然不具备“文学”、“艺术”的含量,但它仍是有人格高度的。是不自私不猥琐的。

问题8、

  作为一个阅读推广人,对于中国原创读物的呵护和对于经典推广这两件事情是否存在矛盾?这也涉及到推荐界所讨论的“文学的气节”和推荐人的人格担当的问题,您觉得应该如何平衡这种关系?

  答:这两件事不矛盾。阅读推广,既包括推广世界优秀儿童文学,也包括推广中国作家自己写的优秀儿童文学,它们的前提是都要优秀。世界上别的国家也有很多不优秀的儿童文学,不是说美国法国英国就没有垃圾读物。没有价值、没有文学高度的儿童文学,我们照例不推荐。不是因为美国法国的我们就推荐,中国原创的优秀的、有文学高度的、有人格高度的文学作品我们一直在推荐。我是一个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我绝对不会轻薄轻视我们的原创,而且原创是我们的土地,是我们的立足点。我们在中国写作,我们最大的愿望是把中国儿童文学写作推进到非常高,可以跟世界上发展快的国家的儿童文学作品媲美,这是我们的愿望,所以不存在矛盾,但是中国的原创儿童文学也有一个前提是必须优秀,我们才愿意推荐。在这一点上它和外国的没有区别,我们拒绝推荐世界上平庸的儿童文学作品,同样拒绝中国原创的平庸儿童文学。呵护,只有推荐优秀的原创儿童文学,才是真正的呵护。如果把那些平庸的也一道推荐,这是要毁坏中国儿童文学,会毁坏我们的原创。因为这样的推荐会形成一种标准,这个标准既会影响儿童文学阅读质量,更会影响我们原创的方向和标准。
    正如我在中国儿童阅读推广人论坛所起草的《南昌宣言》一样,对于任何儿童文学我们都不苟且,我们坚决拒绝平庸,不管是世界的还是中国的。


问题9、

  我们蓝袋鼠网站是一个亲子文化网,活跃着一批有眼光、有热情、有良知的知性家长。您觉得我们所倡议的亲子阅读,必须在这个阅读推广体系中承当什么角色?推广过程必须防范什么偏差?

  答:影响更多的成年人关注和喜爱儿童文学。也为亲子阅读探求更多的方式。

问题10、

  请您为蓝袋鼠的网友们推荐10本经典儿童文学作品好吗?翻译作品请同时推荐翻译版本。

  答:我在《阅读儿童文学》、《相信童话》里推荐了那么多的书了,还要我推荐啊?!

 

采访手记:

  梅子涵这三个字,在小隐娘的心里绝对是重磅的。同时,又是亲切的。一开始,梅子涵是以一个儿童文学作家走进我的心里的。这对于一个作者来说,也许比其他的更加重要。后来向大师的逐步走近,与我的朋友辛夷花不无关系。辛夷花在博客里贴过一篇文章《一种理想,和精神感召——素描梅子涵和他的研究生》,看后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与辛夷花两个人在短信里你一句我一句聊啊聊,两个人聊的大概是同一个意思:我也要当Professor梅的研究生。这似乎也成为了一个心头的童话。但从此以后,其实我已经私下把他当成了我的老师——不是客气的尊称,而是可以师道之师。而文苑楼,也成为了梦境里灯盏通明的一个圣地。后来的后来,我的更多的朋友,又把梅老师的更多的信息传来,但零距离的接触一直只在想像中。再后来的后来,儿童阅读推广活动风起云涌,Professor梅也渐渐地走到了儿童阅读推广的前台,这个时候的Professor梅,对于一个做亲子文化网站,且致力于亲子阅读推广的人来说,那是另一个层面的导师。

  儿童阅读文化国际论坛(深圳)期间,一亲大师芳泽的机会来了。我提前作了这个访谈的资料。会期很短,参会的人很多,仰慕大师的人更多。我准备了MP3,准备寻一个间隙采访Professor梅,并回来细细整理。访谈稿子呈交上去的时候,心头是忐忑不安的。因为我知道,大师级的人物,对于此类“应命”的东西非常厌烦。可是,这回得违一下大师的意愿了。在阅读推广刚刚形成生态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微弱,我们多么需要听到大师的声音。

  午餐桌上,很荣幸坐在Professor梅一桌,中间只隔着可爱可亲的“花婆婆”方素珍老师。Professor梅取出访谈稿子,看了一阵,他说了一句:她们做得内行。这是夸奖!小隐娘觉得幸福无比啊。有什么比被老师承认内行更开心的事情吗?更令人意料不到的是,晚餐时,我刚想预约录音采访具体时间,Professor梅便把我招了过去。递过来的是什么?访谈稿已经完成了。在我们打印的稿子上,是Professor梅的手稿。打印稿本来并没有预留回答空间,Professor梅的回答写在稿子的留白处,惜墨如金,简短得让人不放心。我不禁得寸进尺:我可以录音采访吗?Professor梅意味深长地说:你先看看吧。觉得需要录音再来。心里淡定了,这才仔细看了Professor梅的答复内容。字体端正而祥和,言简意赅,虽然都是写在留白上的一句话,但每一句都经过了深思熟虑,每一句话都可以顶上十句。足够了,不用再录音了。而最后例行的一个荐书话题,看到的更是Professor梅的幽默风格,正应了他在前面话题中的观点:幽默应该成为普遍人格的一种素质。看罢令人抚掌。

“战地玫瑰”小隐娘

2007年12月1日匆上

二度采访后记:

  2007年12月1日,晚餐前,Professor梅站在餐厅的门口边。我走上前说:我们蓝袋鼠的友好合作媒体《文学报·青少年文学专刊》准备选用名人访谈稿,梅老师什么时候有空,是不是找两个话题展开详谈?Professor梅反问:你说什么时候呢?我有点傻了,我当然尊重老师的时间安排。Professor梅面容不动地说:现在。“现在”大家已经入席了,“现在”已经开始上菜了,“现在”包厢里尊贵的客人,包括松居直老先生已经在等了……Professor梅把一只前来拖他入席的手挡住了。

  采访就在餐厅的最后一个角落进行。小隐娘提问,肯肯递上了录音笔。餐厅里人声喧闹,但至少有一个讲者内心澄明,两个听者眼睛发亮。

  采访算是划上了句号,可是与Professor梅的接触在句号之后依然继续着。Professor梅在蓝袋鼠的题词本子上,写着两句话:“阅读儿童文学相信童话”。这是他的两本书的书名,也是他的阅读推广主张。在儿童文学的阅读推广上,他向来是一面腊腊旗帜。

  最后忍不住爆一个Professor梅的幽默内幕。2007年12月2日晚餐,会议嘉宾已有很多人撤离,只剩下了凑成一桌子的人。座上有Professor梅、朱自强老师、李庆明校长、辛夷花、陈香、星梅晓语、还有几位亲近母语的版主。谈《去年的树》谈更多的儿童文学谈得兴致甚浓。李校长叫签单的时候,服务员出了包厢,只见Professor梅从桌边站起,快速地钻到了桌底下,重新站起来时,很遗憾这帮人毫无幽默感配合他的“使诈”。如果一桌子的人钻在桌底下,结帐的服务员有多诧异啊,肯定气愤地喊:这帮白吃的!

  众人开始有了迟到的爆笑,只有他还是面不动容。幽默原来不在面容上。不知不觉又以Professor梅的“幽默”作为文字结束。

2007年12月3日又记

 

梅子涵访谈录(二度访谈)——儿童阅读文化名人系列访谈之一

开幕式后向Professor梅递上访谈稿之时

梅子涵访谈录(二度访谈)——儿童阅读文化名人系列访谈之一

    二度采访现场。原来眼睛发亮的听者不只我和肯肯两个,还有星梅晓语加进来了,相信现在通过文字的传播,听者更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