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文豹

丁老师让你从此不怕写作文!中华少年母语写作大课堂!

 
 
 

日志

 
 
关于我

作文豹 诞生于中国文房四宝之乡宣城的作文品牌。创始人丁延清。总校编辑出版“作文豹”系列作文教材、《作文豹》杂志。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少先队教育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小学作文教学、培训品牌管理、德鲁克管理学、特劳特和里斯定位理论、世界语、教育培训机构咨询。

网易考拉推荐

小学语文让我感到绝望  

2010-05-26 20:42:25|  分类: 教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虎不吃饭《小学语文让我感到绝望》

 

引用

老虎不吃饭小学语文让我感到绝望

       去年,报纸上一则上海七高校自主招生不考语文的消息,在坊间掀起巨澜。很多人从忧心忡忡角度理解,认为现在中国的语文教育已经很惨了,很多理科生连一则使用说明都不会写,再不考语文,就变语盲了。这种判断是很多人不用思考,下意识就想出来的人云亦云。问题沉淀下来,只要推理一下就能明白,语文到了今日的惨象,不是自主招生拒考语文造成的结果,而是当今的中小学语文教育在思想洗脑和虚伪教化上,到了崩盘的程度,学生学得越多,考试分数越高,就越白痴。考与不考,都一样惨不忍睹。与其如此,还不如不考。

      我记得前年,朋友说起自主招生的面试,那些中学考生进入考场,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他问了一个跟书本无关的问题,想考察一下考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具体问题一下子记不起来了,大概是某某事件你怎么?这个问题,朋友说,没有标准答案,就是想看看考生的思考和表达。结果考生吓得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当时就对这位朋友表示了抗议。我说,你这是在折磨可怜的孩子们,他们已经在中小学被折磨十年了,脑子里都是应试教育的那一套标准答案的电脑程序,看到一道题目,首先想到的是对与错。你这个问题,居然没有对错,学生怎么回答?他甚至还在中小学老师那里学会了揣摩你的心思。你这一问,他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认为什么才是对的,他哪里敢回答了?

       其实,我知道这位朋友的意思,是无论他回答什么。他只想知道一下考生的思考能力和表达能力。没有想到,这样的提问,对长期养成选择“对错”的考生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他死机了。

      说老实话,碰到这样的事情,其实就是中学教育和大学教育不衔接。无论如何,考生都是牺牲品。

       昨天这位朋友来我家里坐,聊,喝咖啡,吃零食,直叹气。他刚刚面试研究生完毕,说自己心都凉了。一个考他的山东籍学生,问读过什么书?闷了半天,摇头。问,平时都读什么书,比如消遣时,读什么书?还是摇头,最后憋出了一句:看杂志。《故事会》,《读者》。朋友本来已经对学生期望值很低了,只是问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看看考生的阅读量。他倒也不是反对《故事会》,而是问题本身,对一个要考研究生的考生发问的问题本身,是问读过什么书,考生却只能回答出这两本杂志。这样一来,他准备好的下一个问题,即,你对这本你读过的书有什么看法?就无法说出来了。还是上面的意思,随便怎么谈谈都可以,针对具体的一本书,总是最低的要求了吧?也不要求顺着老师的脾气和爱好,只是想考察一下学生的阅读和思考能力。结果,仍然一无所获。

       我开玩笑说,你不如招我女儿读你的研究生得了。她虽然才十岁,小学四年级,但是面试时,保证能跟你随口说出十几二十本书名来,而且还不带重复了,因为这里很多书她都读了很多遍,肯定能跟你聊得很热闹。像瑞典儿童小说女王林格伦的经典小说,我们家买了八本,其中的《淘气包埃米尔》她起码读了七八遍,熟悉到了如指掌的程度。《格列佛游记》我重读了,熟悉程度还不能跟她比,只能在谈到例如耶胡、慧駰之类的人物对象时,请她提醒。又比如《哈利波特》七部近三百万字,这位小女生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第一第二第三本,她大概每本看了六七遍,最厚的第七本《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和其次厚的第六本《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可能也看了三遍以上。什么叫做专家呢?就是对某一个门类的知识,掌握得比一般人充分。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女儿虽然才十岁,但是她已经是《哈利波特》和林格伦经典儿童小说的专家了。一般人跟她对聊,很容易被她击溃——除了我这位久经沙场的爸爸。其他的书,她也看了很多。她的阅读量,远远超过她的语文老师乃至语文组的同级老师。但是,她的语文考试成绩只能是中等,总停留在八十几分上。她的作文成绩也只能是中等。她原来写点读后感,我觉得不错,二年级时《中文自修》还发过两篇。现在,到了四年级,反而毫无感觉,写得更差了。因为她们的语文教育,不是想让学生学好国文,也不是让学生学会思考,而是洗脑,让学生变成白痴,好等他们毕业后顺利地变成合格的粪青。语文老师有各种写作文的要求,例如多用好词好句等。这些语文老师,自己就不会写哪怕一篇基本的作文,她们却自我感觉很好。另外,她们也是现行教化体制的牺牲品,每天都忙着布置作业批改作业,忙忙碌碌,累得要命,脾气都变得很暴躁。

       以我的浅见,语文这个科目,在中小学阶段就应该取消,代之以“国文”。本来,我们现在所熟知的语文教育模式和相关的教材编写,也是五八年叶圣陶主编新的中小学统编教材时,才确定下来的。当时,就是为了洗脑,为了搞革命教育。先残害了传统汉字,接着对教材开刀。全国还必须都用这个教材,由人民教育出版社统一出版,各地不得私自印行使用。教育的中央集权,主要目的就是进行彻底的洗脑和愚化、奴化。在这些教材里,传统文化中优秀的文学作品全都不见了,被冠以“封建糟粕”之恶名通通销毁了,代之以新编的、虚假的小英雄、小农民之类的假大空,甚至可以说是丑恶的文章。这套中央集权的教材编写模式,至今还在采用。不过,表面上是放权到各省市自治区了,像上海、北京、江苏、广东等地,有自己编写的教材。但是,各地的教育思想都是统一的,教材编写大纲,也是一开始就“热爱XXX”,所以,换汤不换药,还是由教委死抓住教材编写权力不放手,找来一些很糟糕的人来编写教材。别的省市我不知道,上海的小学教材,集中了剽窃、窜改、抄袭等恶行于一体。我曾撰文揭露过,其丑恶的行径,其危害,远超前面文章批驳《信》这首打油诗作假的无耻。

      有什么样的教育思想,就有什么样的教材。这是常识。

      假设能取消现行的语文教学思想和教材,那么我们也许可以借鉴台湾和香港的成功模式,改为“国文”教育。中国的语言和文字尤其特别,不能单独拆开来认知,所以,古代的童蒙读本,都是编写成优美、容易记诵的读本。

      我们老祖宗两千年来成功的教育模式:识字,练书法,背诵经典,而不急于做文章。识字很简单,二千五百个字,在《千字文》、《百家姓》这些蒙学书籍里有,再加上背诵经典的《四书五经》、《老子》、《庄子》《千家诗》、《唐诗三百首》、《古文观止》,就全有了。要什么有什么,不仅有祖宗五千年的文化精华,还有最重要的为人的仁爱和宽恕,以及最为精深的中庸文化。语文本身是个不成熟的概念,起码不如“国文”这个概念涵盖面广。从国文的角度,一个是文字,另一个是经典。当年章太炎在日本开讲《说文解字》,座下听者皆一时之俊杰,刘文典、周作人、鲁迅等赫然倾听。如果觉得《说文解字》太艰深,上面的童蒙又稍显粗浅,国内找不到,找瑞典女学者林西莉教授写的《汉字王国》来当教材吧。说老实话,我也是中文系毕业,甚至是老博士了,看了人家这本书,深入浅出,诙谐有趣,言必有据,深感汗颜。换成刘文典等人,因受过扎实的基本功训练,自然就不会像我这样内虚而慨叹了。这本书,我让女儿跟着里面的甲骨文和金文描画了两遍。我是跟着督促自己,也是有空就拜读。

       我郑重地把林西莉教授的《汉字王国》推荐给负责任的、爱自己孩子的父母。

       认字了,再背最浅显的《千家诗》、最经典的《诗经》,外加《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再熟读《古文观止》,这样的孩子初中毕业,就不会被台湾的文盲周杰伦周董这样的流行歌手吓傻,只会咋咋呼呼尖叫了。其实,周董大概《古文观止》都没有看完过。但是他高中毕业,《诗经》若干篇目自然是熟悉的,会背诵不少的,其他的经典不用说了,随随便便就把我这样的大陆土老帽博士击倒了。因为洗脑、愚化教育,我的青少年十年,学习黄金时代,在中小学被彻底糟蹋了。上了大学,记忆力已经无法达到少年时期那么深刻和准确。上述书籍,我熟读则熟读矣,但是除了一百四十六首《千家诗》可以背诵无碍,其他的,只能零星记住。《千家诗》我在女儿三四岁时,就在她睡觉时,读给她听。读着读着,我自己全都背下来了。可是,过一阵,不会去复读,就会忘记。成年之后的学习,大抵如此。所以,这些背诵的篇目,必须是小孩子在少年时期开始。那时候的记忆,是不会磨灭的。而我们大陆在中小学的学习黄金阶段对孩子们采取的洗脑教育,则让两三代人脑袋空空地长大,毕业之后走向社会,发现自己一无所有。这种事情,想起来都让人愤恨。

        这不仅是我的杯具,而且是全大陆适龄中小学生的深刻杯具。

      “五四”新文化运动以降,在文理科两个方面都出大师的时期,是民国时期。那些从旧有的私塾教育走过来的跨时代的旧人所达到的成就,是四九年之后的新人望尘莫及的。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每年都会被诺贝尔奖羞辱,每年都有各种专家在谈,为什么当今的大陆教育出不了大师。连我们日理万机的温总,都在这样发问。我个人想问的恰恰是:你们在学习黄金时期的孩子们身上,都干了什么!!

       这些孩子,脑袋空空长大,像本文开头写的那样,面试时一问三不知。但是,他们中间,总有要成为新一代教授的,总要完成在核心期刊上发文章的人物的,总要花钱买书号出专著的。可是,他们脑袋空空啊,下笔如有鬼啊。一句话都说不清楚,还得敷衍成篇,乃至成书啊。怎么办?只好做文抄公了。天下文章一大抄嘛。可是,这句话,古代的诗人学者说得,我们说不得。他们的抄,多是袭用创意,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我们是把人家的句子整段搬进来。你自己的脑子里没有存货嘛,只好去搬人家仓库里的东西了。说得好听,这是打土豪分田地,实际上,就是抢劫。

       这就是四九年之后的几代新人。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新人”,真正的新人,只是婴儿。从文化角度来说,旧文化,传统文化中,一直孕育着崭新的思想。在只有“新人”的四九年之后,不说文化大师了,就是文化皮匠,都找不到一个合格的了。现在出了汪晖著作涉嫌抄袭的事件,当事人不露面,一些学术黑帮里的兄弟们或在公开媒体上两肋插刀,或临时注册网名在各个网站流窜进行人身攻击,不管对错而只支持老大,一点学术道德精神都没有,还不如上海滩过去的青红帮。希腊圣哲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我们这里是拧着来的,真理靠边站,还是人情关系和利益关系先考虑。这样恶性循环,整个社会以后会成什么样子?民族传统文化的彻底破坏,这已经是现实,而整个国家走向何处?核心价值是什么?都一片迷惘。没有传统的民族,到底会不会有未来?我不敢设想。

       现在呢,从小学老师到小学生,都胸无点墨,却每周都要写作文,而且一定要,是严格要求要用成语和好词好句。我去年写批判语文的专栏“语文之痛”里,就痛批这种好词好句是“陈词滥调”,像病毒一样侵害我们孩子的脑袋,也损伤她们的思考能力。

       女儿的作业里,有很多所谓的文章让我看着摇头。前天作业里,有一个比喻说:荷花超凡脱俗,像一个个白蜡烛一样,亭亭玉立。这句话让我哭笑不得,简直绝倒。好好的荷花,古往今来,什么佳句没有呢?光是出名的诗句,小学生就已经学过了好多。这里,却用一根根硬邦邦的“白蜡烛”这么可笑的死物来糟蹋荷花。这句话的特点,是死活塞进了两个“好词”,这样“赞美”荷花,被荷花听见了,只能羞愤地再钻回到淤泥里去,而不能沐春雨,曳春风了。

       洗脑教育和奴化思维的语文不除去,中国教育则彻底无望。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