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文豹

丁老师让你从此不怕写作文!中华少年母语写作大课堂!

 
 
 

日志

 
 
关于我

作文豹 诞生于中国文房四宝之乡宣城的作文品牌。创始人丁延清。总校编辑出版“作文豹”系列作文教材、《作文豹》杂志。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少先队教育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小学作文教学、培训品牌管理、德鲁克管理学、特劳特和里斯定位理论、世界语、教育培训机构咨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眼中的李玉龙及他的《教师之友》  

2010-10-26 18:42:12|  分类: 转载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眼中的李玉龙及他的《教师之友》

□朱寅年

1

认识《教师之友》已然三年,认识李玉龙先生亦两载有余。

熟悉《教师之友》非常偶然。那是2001年的秋天,我采访韩军,在他家里,我们俩高谈阔论,兴奋之余,韩军拿出一本《教师之友》(2001年6月号),向我介绍上面的一篇由钱理群老师以笔名撰写的长文《〈新语文读本〉编写手记》,大致看了一下便为之热血沸腾。

知道李玉龙这个名字也是从那时起。从此便关心起这位未曾谋面的兄弟来。

2002年年末,玉龙来了北京,是被韩军邀来办一份名为《中国教育》的刊物。然而直到有一天,韩军告诉我由于出资方发生变故,刊物没有办成,他便漂在了北京。后来,听说他到了朱永新老师与人民政协报合作办的《教育在线周刊》。后来,通了电话相约有时间见面,但各自忙着工作而没有得见。

正值2003年春的两会期间,我邀主编贺春兰及李玉龙吃饭,我眼巴巴地等到最后却没有看见他的到来,贺主编告诉我:他忙着采访两会的代表呢。心中充满遗憾。

直到有一天,我打电话给贺主编,才知道他悄然离京回成都继续办他的《教师之友》了。我更加遗憾:半年了,同在京城竟然没能见上一面。

2

不见面则矣,一见面便“同居”了。(此处不允许幻想)

2003年7月,“教育在线”在昆山举行研讨会,我与玉龙兄住在一个房间。从那天起,我领略了他的风采。

我作过教师,现在是记者。可是工作之余,我是一个心里有话嘴里说不出来的人。哪怕是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人,嘴上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回去之后才感觉到有许多话没有说。而做采访的时候,我却是滔滔不绝的。这样的性格,我是没有办法的。

然而,第一次与玉龙见面,我还是满意自己的,因为毕竟还说了许多话。也许是虽未谋面但互相已很熟悉的缘故,也许是他的真诚使你感觉到他不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人,可以不设防。总之,这位军人出身的家伙确实令我感到有魅力。

他每每流窜于教师们住的房间中,拿着小本本边聊边记录的架势,不但吓住了老师,也吓住了我。我想,他真是一个热爱工作、热爱教育的“工作狂”。所以,一时竟仰慕起他来。

3

第二次见面,我们又“同居”了。

他陪着他们的社长来北京办事。他打来电话时,我正在出报。晚上,便空着肚皮去见他,并蹭了一顿饭,不,是两顿。

坐地铁又换城铁,赶到他住的宾馆已经是夜里十点了,恰好窦桂梅老师也在。我坐下来便大吃起来,他们看着我狼吞虎咽,心里一定在笑呢,可我管不了那许多了。

窦桂梅、玉龙都是见过两次面的了,所以我也就不拘束了,说了许多心里想说的话。

夜已深了,我们送窦桂梅回家。接着,我们两个又去吃了一顿。

晚上,我们又聊天到深夜,不,是凌晨。

玉龙兄的形象,至此,在我的心里已经完整了。

我能感觉到他的兴奋,因为他的《教师之友》刚刚做了“那一代”的专题。由此,我也看到了一个教育媒体人的锐气与勇气。

与玉龙谈话,三句话离不开教育。但从来不谈什么工资、待遇之类的,这是我与之能谈得来的很重要的原因。我想了想,直到今天,我都没有来得及打听过他个人“婚否”“生育否”的问题。

从前,我和我的同事在一起办《教育周末》周刊时,为了招聘到有教育理想和新闻追求的记者,来应聘的人,我们不管他是学什么的,只看他是否太关心工资待遇的情况,如果很关心工资待遇,我们就马上打发走。觉得这样的人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再想,如果是玉龙来我们这里应聘,三句话下来,我们就会留下他的。

他太热爱教育了,而这在他几年前还是很陌生的领域。

4

一位大家熟知的老者说过:这世界上就怕“认真”二字。

而我认为,对待工作,最怕“责任感”三个字。只有你对这个事业充满了理想,你才会热爱这个事业,才会乐中不觉苦。这里面贯穿着一条线,那就是“责任感”。

一次,京城某大报的老总说:在全国,懂经济且有责任感的经济调查记者,掐指算来不超过20人。

其实,在教育媒体中,懂教育且有责任感的教育记者,我想,数到底也没有几个。而我坚决认为,李玉龙应该是这几个中的一个。这不是我无原则的吹捧。从他的那些经过精心策划、不辞辛苦进行采访的众多专题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点。

对于这样的媒体人,我们应该给予支持和保护。说句义正词严的话,支持他们,保护他们,实际上就是保护我们的良心。

作为新闻人,《南方周末》屡次受到清洗、《南方都市报》又惨遭横祸,我们感到痛心。这些能影响我们的社会历史进程的媒体良心,我们不去支持和保护他们,有一天,我们自己感到后悔的。

有一次,在与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制片人张洁先生聊天时,一位新闻教育专家说,像张洁这样有新闻理念和追求的新闻人,我们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不要让他们这样的人受到不公的冲击。

我知道,玉龙做杂志做得很辛苦,也很艰难。这次做“那一代”专题也曾引起了许多人不快。但我知道,这绝不是搅混水,而是在警醒,在反思,或许有这样那样的冒犯,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忽视它的重要意义。我所在的报纸对这个专题率先做了全文转载。

这次《教师之友》在徐州合作举办的第一回“青年教师论坛”,我是在会议已经开了的时候才收到了他们的邀请函(这可能是因为邮局的耽误,也许是我们的投递人员耽误的),另因为爱人有孕在身而无法脱身,所以没能参加,很是遗憾(同样,朱永新老师也邀请我参加他们在张家港举办的新教育实验开题会,也没有参加上)。但此后,我一直在论坛上关心着这次活动。虽然大家各有各自的看法,但我始终不怀疑他们举办这次活动的初衷。我支持他们继续搞下去,心地无私天地宽,只要有利于教育,有利于教师,有失误也没有关系的。

是的,关心教师的专业化发展,应该说是我们教育界的人本主义大势,由一家杂志和一家市级教育研究所来做启蒙的工作,这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们了。

我只希望,玉龙能愈战愈勇,而不是激流勇退。也希望,教育同人能支持他。

5

玉龙也不是没有缺点的人。

人就是这样,一旦对一个东西着迷,必然会围着主流走,而不在意其他细枝末节;必然会盯着问题较真,而不在意会冒犯谁。

我深有体会。当我的激情过甚的时候,身边的人会觉得有些异样。

玉龙关注教育,关注教师成长。所以爱之深,恨之切,这我能感受得到。

一次,我出报很晚了才回家睡觉,早晨被电话叫醒。原来是与我很熟悉的网友云之青老师打来的。他对我说,一夜没有睡,刚从网上下来,跟李玉龙大战了一场。

他显得很愤怒,觉得李玉龙不宽容。我只是说:“没必要这样”。

接着,白天上班时,又接到了玉龙的电话,他也感到委屈。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我还是劝他:“犯不着这样”。

在发短消息和玉龙交流的时候,我还是诚恳地说了对于他的过于较真以致伤害感情的看法。

其实,对于我来说,对于网上所谓的“李云之争”,我表态是很尴尬的,两个都是朋友,不知道该怎样去调节了。但当时我想,给他们时间,他们会自己解开心结的。于是,我只是把“不打不相识”的话送给了他们。

我还是这样的观点,云之青作为一位普通教师,玉龙的较真与针锋相对是有些过了的。

我还是想起了在报界口碑很好的《南方都市报》,曾首先报道孙志刚案的记者陈峰是我的朋友,他说,《南方都市报》的老总就倡导关注弱势群体、保护弱势群体。所以做报道的时候,从来不抓弱势群体的小辫子不放。甚至对那些卖淫女都不报道,而是以友爱的态度关怀她们,但对那些腐败官员不手软。我想,这才是一个有胸怀的报纸的风格。

所以,我想作为有抱负有理想的《教师之友》来说,对它的发展有举足轻重作用的玉龙兄,我还是希望他能更加大气,胸怀更加广阔。使《教师之友》成为更多人的真诚朋友。只有人大气了,杂志才会更大气。

我相信玉龙兄的人格,更相信他有这样的能力。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